• <option id="gik2k"><center id="gik2k"></center></option>
  • <xmp id="gik2k">
  • <noscript id="gik2k"></noscript>
    <bdo id="gik2k"><center id="gik2k"></center></bdo>
  • <table id="gik2k"></table>
  • <table id="gik2k"><noscript id="gik2k"></noscript></table><blockquote id="gik2k"></blockquote>
    首頁>檢索頁>當前

    留日知識分子與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早期傳播

    發布時間:2022-07-18 作者:楊陽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摘要]1848年2月,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在英國倫敦第一次出版,標志著馬克思主義的誕生。在之后的幾十年里,從早期的零星介紹,到隨后大規模的翻譯、宣講、闡釋,由《共產黨宣言》這本不過幾千字的小冊子衍生發展而來的馬克思主義猶如一顆火種,在中國大地上熊熊燃燒,照亮了中國革命者的路,淬煉了中國革命者的魂。這其中,留日知識分子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他們對馬克思主義從譯介到研究再到實踐的努力,更為中國共產黨的最終誕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關鍵詞]留日知識分子;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 《共產黨宣言》

    早在19世紀下半葉,馬克思主義被作為一種社會見聞介紹到中國,關于共產主義運動的記載最早出現于晚清外交官張德彝所著《三述奇》和高從望所著《隨軺筆記》。后來,馬克思主義又作為一種思想潮流通過譯文和評論的形式被介紹給國人,1899年出版的《萬國公報》上連載了李提摩太節譯、蔡爾康撰寫的《大同學》一文,首次提到了“馬克思”的名字,并引用了一段《共產黨宣言》的文字。[1]早期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較為零星,而留日知識分子通過創辦雜志、建立社團開展翻譯介紹活動,通過系統闡釋、犀利評論開展深入研究活動,通過深入工人、建立組織、開展建黨籌備活動等一系列努力,讓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更為系統、深入,使其在中國閃耀著理論的光輝,展示著實踐的智慧,煥發著生命的活力。

    一、建社辦刊:大規模翻譯介紹階段

    1896年,打著“我取徑于東洋,力省效速”[2]如意算盤的晚清政府,派遣了第一批留日學生。這些留學生到達日本后,近乎瘋狂地翻譯日文書籍,希望能將西方先進文化更快更多地介紹到國內。1900年,由留日學生發起的“譯書匯編社”成立,后來又出現了教科書譯輯社、湖南編譯社等社團,這些社團的主要工作就是將日文原著和日文譯著等翻譯成中文,內容涵蓋西方政治學、經濟學、法學、文學、教育學等。

    1901年,《譯書匯編》雜志第2期刊載了日本近代法學家有賀長雄的《近世政治史》一書中《社會黨鎮壓及其社會政策》的譯文,其中出現了“共產黨”一詞。1903年,在早稻田大學留學的汪榮寶、葉瀾出版了解釋西學新詞匯的《新爾雅》, 給“社會主義”作了明確的定義:“廢私有財產,使歸公分配置主義,謂之共產主義,一名社會主義?!?903年,馬君武在《譯書匯編》第2卷第11號上發表署名“君武”的長文《社會主義與進化論比較》,文末列舉了“社會黨巨子”撰寫的26部著作,其中就包括“馬克司《共產黨宣言》”一書。1905年,在東京法政大學留學的朱執信以“蟄伸”的筆名在《民報》上發表了《德意志社會革命家小傳》,在繼續連載時他又介紹了《共產黨宣言》,并翻譯了部分內容。1906年,就讀于早稻田大學的宋教仁用“勥齋”的筆名在《民報》第5號上發表了大杉榮的《萬國社會黨大會略史》的譯文,翻譯了《共產黨宣言》部分內容。1906年,葉夏聲以“夢蝶生”的署名在《民報》上撰文介紹《共產黨宣言》,并簡略譯出其中的十大革命措施。1912年,已經歸國的朱執信在《新世界》第2期發表譯作《社會主義大家馬兒克之學說》一文,介紹《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并對《共產黨宣言》中的階級斗爭思想和革命綱領作了重點介紹。[3] 

    除留學生外,或因流亡或因邀請前往日本的知識分子也參與到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譯介活動當中。1902年,戊戌變法失敗后出逃日本的梁啟超在《新民叢報》上發表《進化論革命者頡德之學說》,稱“麥喀士”(馬克思)為“日耳曼國社會主義之泰斗”。1903年,亡命日本的趙必振翻譯了福井準造的《近世社會主義》,系統介紹馬克思的生平和社會主義理論,介紹《共產黨宣言》的主要內容。1907年,劉師培、何震等人在東京創立了“社會主義講習會”,編譯出版了幸德秋水撰寫、蜀魂翻譯的《社會主義神髓》。1907年12月,何震在自己主辦的《天義報》13、14卷合冊上發表《女子革命與經濟革命》一文,在附錄中引用《馬爾克斯焉格爾斯合著之共產黨宣言》的有關段落。1908年初,《天義報》上又刊登了旅日學者民鳴從日譯本轉譯的《共產黨宣言》第一章。

    二、闡述論戰:深入研究階段 

    “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眮碜远韲母锩鼊倮?,特別是國內五四運動的爆發,激發了先進知識分子更深入地探索馬克思主義理論。這一時期,留日知識分子不再僅僅停留在文字翻譯,轉而開啟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研究,并在知識分子群體、工人群體間進行廣泛宣傳,嘗試用這一來自西方的理論解決中國的困境。

    于1913年-1916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的李大釗,是中國第一個傳播馬克思主義并主張向俄國十月革命學習的先進分子。[4]十月革命勝利后,李大釗接連發表《法俄革命之比較觀》《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新紀元》等文章和演講,并深情預言:“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五四運動之后,李大釗在《新青年》上發表《我的馬克思主義觀》,系統闡述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理,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進入比較系統的傳播階段。[5]除李大釗外,陳獨秀、李達、楊匏安、李漢俊、邵力子等留日知識分子也在雜志上發表了一批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文章。

    “五入日本”的陳獨秀于1915年在上海創辦《青年雜志》(后更名為《新青年》并北上),十月革命勝利后,《新青年》成為宣傳馬列主義、宣傳反帝反封建思想的陣地。1918年,陳獨秀與李大釗在北京創辦《每周評論》周刊,與《新青年》配合作戰。次年,《每周評論》上刊登了《共產黨宣言》第二章《無產者與共產黨人》部分內容,并加注按語。此外,創刊于1916年的《民國日報》主編邵力子也曾留學日本,邵力子對《民國日報》進行改版時增設副刊《覺悟》,通過短評、時論等形式宣傳馬列主義,并促成了《共產黨宣言》首個中文譯本的誕生。創刊于1919年的《建設》主編朱執信、廖仲愷,二人均為留日知識分子,該刊的主要撰稿人均曾留學日本。據統計,五四時期在報刊上發表的介紹馬克思主義的文章多達200多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譯文。[6]

    1920年3月,在李大釗的指導下,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在北京成立,研究會通過搜集圖書、編譯著作、專題研究、講演會等多種形式,宣傳介紹馬克思主義。成員王有德與羅章龍等人曾試圖直接從德文翻譯《共產黨宣言》。[7]同年5月,陳獨秀在上海發起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這兩個研究會先后同湖北、湖南、浙江、山東、廣東、天津和海外一批受過五四運動影響的先進分子建立聯系,促進了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 

    “理不辯不明,道不辯不清?!蔽逅倪\動以后,出現了要不要馬克思主義、以什么主義改造中國的論爭,留日知識分子也投身其中。這些論爭中,最為著名的就是胡適和李大釗的“問題與主義”論戰。1919年7月,胡適在《每周評論》上發表《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引發了“問題與主義”的論戰。針對胡適的觀點,李大釗用一篇名為《再論問題與主義》的文章進行回擊,他主張問題與主義有不可分割的關系,強調馬克思主義要和實際相結合的原則,中國的社會問題必須有一個根本解決,才能解決一個個具體問題。而所謂的根本解決,就必須用革命的方法來改變社會的經濟基礎,經濟問題解決了,進而才能解決其他社會問題。在二人隨后的論戰中,真理越辯越明。

    三、從理論走向實踐:建黨籌備階段

    當真理的光芒逐漸顯現,實踐的腳步也越來越近。除了在學界引發熱潮外,留日知識分子還深入到工人群體中,廣泛傳播馬克思主義。1920年2月,為躲避國民黨軍閥的迫害,陳獨秀前往上海。他積極協同籌備世界勞動節紀念大會,在籌備會上發表《勞工要旨》演講。在他的指導下,5月1日,由工人舉行的集會通過了《上海工人宣言》。此后,陳獨秀又主持創辦《勞動界》《伙友》等刊物,向工人宣傳馬克思主義,組織真正的工會。[8]同年,在1000多公里外的北京,在李大釗的號召和組織下,北京的先進知識分子也開展了工人狀況調查。同年5月,李大釗發表演說,盛贊蘇維埃政府取得的成就。1920年8月,首個《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在上海誕生,譯者正是曾經的留日學生陳望道,據他回憶,該譯本是以日譯本為藍本。譯本一經印刷,很快售罄,它的出版也為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9]

    1920年6月,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陳獨秀以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為基礎成立黨組織,起草了黨的綱領草案十條,經與李大釗商議,政黨名稱定為“共產黨”。同年8月,中國第一個共產黨早期組織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正式成立,取名“中國共產黨”,其成員主要是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骨干。[10]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17名成員中,只有7人沒有東渡日本的經歷。此后,北京、武漢、長沙、廣州、濟南等地也相繼成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11]這些共產黨的早期組織成為后來籌備中國共產黨的中堅力量。

    百年前的留日知識分子,因為救國救民的共同愿望,將目光投向了馬克思主義,這些留日知識分子在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中扮演著廣播員、評論員、實踐者和創新人的角色。他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追尋真理的故事;他們用自己在日本的所學和見聞,照亮了中國革命的道路;他們用筆尖和槍桿,改變了中國人民的命運;他們更在實踐過程中結合中國社會的變化,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豐富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涵和外延。(作者 楊陽 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黨務干部,研究方向為中共黨史、留學史。本文系作者主持研究的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智庫個人項目“留日知識分子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影響研究”[GYF22020003]的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3] 譚淵. 《共產黨宣言》漢譯歷史與譯本演變[J]. 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29(3).

    [2] 實藤惠秀. 中國人留學日本史[M].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3.

    [4][5][6][8][10][11]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上冊,1921-1949[M]. 中共黨史出版社,2020.

    [7] 蒲國良. 《共產黨宣言》在中國傳播史研究中的幾個問題[J]. 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08(6).

    [9]寧樹藩,丁凎林整理.關于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活動的回憶——陳望道同志生前談話紀錄[J]. 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 1980, 3(1).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7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iying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乱妇伦视频,亚洲深深色噜噜狠狠网站,timi1tv天美传媒在线观看
  • <option id="gik2k"><center id="gik2k"></center></option>
  • <xmp id="gik2k">
  • <noscript id="gik2k"></noscript>
    <bdo id="gik2k"><center id="gik2k"></center></bdo>
  • <table id="gik2k"></table>
  • <table id="gik2k"><noscript id="gik2k"></noscript></table><blockquote id="gik2k"></blockquot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